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千万年轻人追捧的剧本杀,正在悄悄沦为软色情的滋生温床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2/02/28 Click:
html模版千万年轻人追捧的剧本杀,正在悄悄沦为软色情的滋生温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快刀财经,作者 | Gawaine

“还差两个位置,来人组队剧本杀!”

年轻人对剧本杀的痴迷程度有多深,仅从一则流调信息就可窥得一二。

还记得那位被网暴的哈尔滨新冠阳性确诊患者吗?其被公布的行程轨迹显示该患者连续三天都到同一家剧本杀店进行游玩,且每次玩本时间都在4个小时以上。

此消息一出,引起网友热议不断:“身体不舒服还坚持连玩三天剧本杀”,“每天都玩剧本杀是有多上瘾?”

该说不说,剧本杀确实让年轻人们很上瘾,12bet手机版

从美团去年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统计来看,截至2020年底,全国剧本杀实体店已经突破3万家,市场规模早已突破百亿元。

虽然剧本杀是近几年才兴起的新行业,但仅用了短短时间,积累的消费者规模已达到千万级。

不仅规模可期,剧本杀还有着不错的黏性数据。同样根据美团数据显示,63.5%的用户会在两周内消费剧本杀1次及以上,超四成用户的消费频次在一周1次以上。

剧本杀正以一种新兴的社交手段,甚至一种新潮的生活方式,在年轻人群体中快速渗透。

但当一门尚无监管的新生意迅速火爆起来之后,铜臭中的阴暗也在静静滋生。以色情、暴力、酒精等形式,悄悄腐蚀着年轻人们尚不成熟的心智。

01 玩家“拼车”猎艳,只为付费泡妞

一场剧本杀的参与人数普遍在6-8个人左右,视剧本内容的角色数量而定,大型剧本的参与人数在10人以上也是稀松平常的。由于参与人数相对分散,店内的玩家基本都是与其他陌生人组队一起玩剧本杀,圈内称为拼车,一般由店内的DM(剧本杀主持人) 进行组队分配。

部分以猎艳为目的长期混迹店内的男性玩家,会要求关系好的DM给拼个“单身车”,即拼到一桌几乎都是单身女性的剧本,最好还是情感类剧本。

▲DM安排玩家组队

一场剧本杀下来,互组CP,拜堂成亲,几个小时甚至能把结婚的流程都走一遭。

按照剧本杀的规定,由于剧情与凶手都是固定的,当一群人玩通关后这个剧本在玩过的人之中就已经作废,所以一个剧本对于玩家们来说只能玩一次。

但对于想要猎艳的玩家来说,一个剧本玩上几次根本无关紧要,只要桌上有“猎物”,靠着已知剧情的优势泡妞才是目的。

在此之下,参加剧本杀的手段变成了类似于销售里的精准获客。一场游戏能触达2~3个女生,十场游戏就能认识三十个准客户,其中50%即15个客户能够二次约见,而在这其中的1/3能够成交。

暧昧的剧情需要、交互的肢体动作、DM的气氛烘托……一群隐藏在游戏中的猎艳玩家已经低成本实现了付费泡妞。

剧本杀本就具有很强的社交互动属性,特别是情感相关类剧本中男女玩家互动性最强。快速和陌生女性建立联系,连破冰环节都省了。作为剧本杀的属性优势,不光会被不怀好心的玩家利用,桌游店更是深谙此道。

不少桌游店的为了吸引客人,主动邀请长相漂亮的女孩子来免费体验,或者“三人同行一人免单”等,吸引女性顾客进店拼车游玩。可惜自古也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不知情的女孩们入店即成了桌上的馅饼。

或者有更直接的剧本杀店不仅免费请女生到店里玩,甚至采取拉到新客就给提成的模式。这种女孩子在圈内被称为“小蜜蜂” ,如同饭托,酒托一般,剧本杀店内也不乏“剧本托”。

一些业绩不好或刚开业的剧本杀店,大多都会请上几个美女托来帮忙。一般来说大多数的托只需要将玩家约到店里玩本,店家就会私下免去她们的费用,但近似于骗钱行为的托也大有人在。

这样的托大多潜伏在剧本杀爱好者的交流群里,主动把玩家引到店里进行高额消费以从中抽成。

根据时常混迹剧本杀店的爱好者们透露,不少剧本杀店老板会找长相好看的女生约男生到店消费高出市场价2-3倍的高价垃圾本,按照每场营业额给她们提成。一桌八个人的消费在2000左右,基本一场能拿到30%左右的报酬。

也许突然热情搭讪、约你出门玩剧本杀的美女网友就是一个潜伏的“剧本托”,以美色为饵,剧本杀也沦为杀猪盘。

02 剧本内容涉黄涉暴,女性玩家沦为陪酒

短短几年就开出数万家店的剧本杀,一边是竞争方式越来越卷,一边是管理政策的迟迟未能出台。

数百亿元规模的市场,为了抢占流量,博人眼球,大批剧本杀店家为了挣上粗放市场的快钱,纷纷跑去捞偏门。

轻则大打擦边球,重则专以低俗的“黄暴本”为卖点吸引玩家消费。 

触目惊心的露骨描写和不忍直视的暴力内容,整个剧本堪比低俗小说,将关键线索的寻找方式设置得下流又猥琐。

以剧本《清州会议》为例,剧本故事以低俗暴力的评价出名,其中围绕露骨情节展开的角色互动,包括公众场合的低俗表演、必须脱口的下流台词,基本能让绝大部分女性玩家都深感不适。

且剧本杀的规则是中途不能停止退出,因为缺少任何角色都会导致整个剧本的无法进行,这样的行为称为“跳车”,需要赔偿全桌人的剧本费用。无法提前知道剧本内容的玩家若是被忽悠上了桌,内心的尴尬可想而知。

▲玩家关于剧本《清州会议》的避雷爆料

而偏偏是这类三俗剧本能作为噱头吸引来不少好奇或喜欢追寻刺激体验的玩家,虽上不得台面但私底下简直不要太好卖,故此不乏剧本杀店对这样的低俗剧本抢着买入。低俗剧本被默许的大量流通也使得不少剧本杀作者在创作剧本时为黄而黄,为了暴力而暴力。

毕竟写一本不需要太多逻辑的低俗小说远比创作一部逻辑烧脑的精密剧本要轻松上许多,且也存在大批量的受众为此慕名而来。

没有版号的剧本不同于市面上流通的正规出版物,正规出版的创作内容里严禁对此类情节进行过分描述和刻画,但处于灰色地带的剧本却没有内容警戒线。低俗烂本的存在,让玩家们披着扮演角色的外衣,享受将人性的阴暗面悄悄滋生在剧本杀里。

私下亦有剧本杀创作者表示,“目前行业中总量有大概3000个剧本,其中涉及到敏感内容打擦边球的有上百本,而重度黄色暴力的内容也有十几个。

在全国数千个线下剧本馆内,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店家都或多或少有这种噱头本。”

换言之,有三分之一的剧本杀店在以牟利为目的贩卖、传播低俗物品,实打实用着刑法书的内容赚钱。

除了低俗本之外,“喝酒本”的玩法方式也颇受诟病。顾名思义,喝酒本之中的故事推进必须以饮酒为前提进行。

▲喝酒本的招募女玩家信息

喝酒本的存在使得部分不善饮酒的女性玩家在强制饮酒的规定下间接沦为陪酒,除了自身安全之外,严重者甚至深夜急诊。

剧本《酒大奇迹》,是2019年发行的剧本,上线两年时间就在全国销售了8000多本,完全算得上是畅销剧本。

“是需要喝酒的剧本,设定也是推凶本,要找出‘凶手’是谁,但是推凶过程中,要不断喝酒进行到下一步。”宁波的小董在1818黄金眼的采访上表示,自己因为饮酒过量被送进医院抢救。

▲图源:1818黄金眼

当本该烧脑的剧本杀被低俗与酒精裹挟,年轻人们热衷于追求精神满足的地方又变味成为了看台与酒桌。

开始没有底线的剧本杀,给予玩家的到底是放纵还是满足?

03 屡禁不止的劣质剧本正在让年轻人上瘾

野蛮生长的剧本杀流行,正是借助《明星大侦探》这一热门综艺,这种沉浸式角色扮演推理游戏自2018年起飞速发展。有限的优质剧本无法满足数量众多的剧本杀店,因为越优质的剧本越要“限定”。

高价的剧本往往都是独家版权。

剧本杀店抢独家剧本,一直是市场的主旋律。例如城市限定本,即限定只在某城市的某几家店铺发售的剧本,能够作为城市独占资源,整个城市的客户群体越大,潜在经济效益越高;其次在盗版行为无法禁止的情况下,独家剧本被盗版的风险相对其他无限量发售的剧本更低。

优质的剧本难以创作又无法大量流通,劣质剧本自然四处乱窜,黄暴恐的精神污染,也在损害年轻人们的心智健康。

浙江省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曾在去年接诊了一位00后的大学生,因为长期沉迷于黄暴恐的剧本杀而出现了心理与行为上的问题。

其与朋友的聊天内容基本脱离现实生活和学习,只交流剧本杀里的内容,且交流的内容都比较黑暗、偏激。情绪极不稳定,时常半夜大喊大叫,甚至放话要杀掉自己的母亲。

白天剧本杀,晚上妈都杀,正常人听上去都离谱到不能再离谱的事情在心理科主任苏衡的眼里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苏主任表示自己所在的科室接诊因玩剧本杀出现心理问题的病人,最小是名 15 岁的初中生,最大 30 岁,多数都是学生群体。

也是去年八月,陕西西安的一个17岁男孩高考结束后迷恋上了女仆陪玩的剧本杀,将父母为其准备的30万元出国留学费用挥霍一空。

根据打印出来的50多页消费记录显示,这个男孩儿三个月里在一家女仆剧本杀店里消费了数万元,加一位“女仆”的微信要小费500元,找女仆陪玩收费白天每小时100元,晚上每小时160元,在陪玩过程还要打赏女仆888元、8888元,晚上与女仆一起KTV娱乐费用更贵。

而剧本杀店还不像网吧和酒吧一样有消费门槛,未成年人也可以进店随意消费,剧本内容的年龄限定也没有给与未成年人足够的保护。

劣质剧本的泛滥使得作为重要消费来源的学生群体对黄暴恐情节的接触易如反掌,在三观尚未塑成的时期能轻易被其荼毒难免不叫人心惊。

04 结语

2020年剧本杀刚兴起了一波开店潮之后,仅仅过了一年就卷起了一波倒闭潮。

闲鱼发布的官方指数显示,去年四月,闲鱼上以剧本杀店倒闭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的数量较三月增加了110%。

剧本杀店倒闭,所有剧本亏本清仓甩卖”“附近又开了3家店,没客人了。桌椅道具都有,救救孩子吧”“跟合伙人意见不合,店不开了,白菜价带走”……闲鱼上剧本杀店主们的转卖贴文都不约而同地揭示着一个残酷的真相,这个行业刚开始热乎就在面临大浪淘沙,没有客人的店铺只能收桌离场。

对这些咸鱼卖家进行采访得到的真相是,剧本杀行业其实过半的门店都是亏损,少数能盈利的门店,都是入局早的且大多有自己的剧本工作室直接对接,有优质的剧本资源能第一时间揽客。

当越来越多门店开始卷向低俗揽客这条路时,没有内容警戒线的剧本杀怎么能去成为新时代年轻人线下娱乐的首选之一?

相关的主题文章: